Ctrl+D收藏此页 下賤的淫奴妻(財經系的系花) [8/8]

看得出妻子還是很細緻的打扮了一番,臉上化了很淡的素妝,恰到好處的修飾了她原本精緻的五官,黑亮的秀髮盤在頭頂,耳上戴著一付我送她的鑽石耳墜,她的上身是一件乳白色的女式無袖針織衫,下身是墨綠色的女式瘦腰長褲,兩件都是那種修身束腰的款式,只有那種身材非常好的女人才能穿出味道,而妻子高挑修長的迷人身姿正是這樣得到了充分的展示,配上她腳穿的精緻高跟鞋,妻子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高雅迷人的成熟韻味。

我不得不承認妻子的妝扮工夫確實一流,她似乎天生就有修飾個人的本領,總能恰到好處的妝扮自已,展現她驚人的魅力,讓你不由自主地怦然心動。說實話,處在我這個地位的男人,不可能沒有來自社會上的誘惑,但在女人這方面,我真的沒有對妻子以外的女人動心過。

我們沒有直接去我爸媽家,而是先駕車去了北三環的家樂福超市,為兩個老人和女兒購買一些禮物。在超市裡,妻子不時的主動和我搭話,我都是簡單的響應著,最多也就是討論一下購買的東西合不合適,但後來不知怎麼的,妻子輕柔溫軟的語調竟讓我聯想起了她的叫床聲,當時我竟有一種想要操她的衝動。

我和她完成購物後,駕車到了我爸媽家樓下,上樓前,妻子突然叫住了我,我回頭看著她,她稍稍猶豫了一下,走上前輕輕挽住我的手臂,看來對細節,她比我表演的還要真實。

女兒看見我倆出現,興奮異常,一下就撲到我們面前,我也有一個多星期沒見這小丫頭了,和妻子爭著將她摟進懷裡。

爸媽也很高興,妻子親熱地挽住我媽的手:「媽,這是給您還有我爸的。」

「嗨,琳琳你真是,來就來了,怎麼又買這麼多東西呀,不是說了嗎,什麼也別買。」老媽一臉笑呵呵的。

「也沒多少東西,您就收下吧,嗯,這麼香!媽您在做什麼菜呢,我跟您學學,幫你打打下手。」妻子挽著我媽的手進了廚房。

我在客廳陪著女兒玩她新玩具,我爸突然問我:「你最近是不是很忙?」

「嗯,有一點。」我隨口答道。

「男人有事業是很重要,但對家庭也要有責任心,不能有了一點成就,就忘乎所以,親人才是最重要的,要懂得克制自己,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不要碰不要學,知道嗎?」

「爸,你說哪去呢。」

老爸今天的態度很奇怪,我隱隱覺得是有什麼事,但老爸說完後也不再言語,很快老媽和妻子弄好了飯菜,我也幫著擺桌子,一家人愉快的用餐,餐後又陪著女兒玩耍了許久,一直到女兒的睡意漸濃,其間我和妻子幾次想要告辭,都被我爸媽留住了,我知道爸媽一定是有事情要和我們說,最後等女兒睡著後,爸媽才把我和妻子叫到了書房裡。

「昨天琳琳要開會,打電話讓我去接妞妞,我和你媽去接孫女的時候,和楊老師(女兒的班主任老師)談了一會兒,她說最近妞妞上課有些注意力不集中,學習成績也有些下滑,叫我們做家長的注意一點,楊老師還拿了妞妞的一篇作文給我們看,你們倆也看看吧。」

老爸說完拿出一個小本子,翻了一頁遞給我,裡面是一篇女兒寫的課堂作文,題目是《我和爸爸媽媽》。

「我的爸爸是總經理,媽媽說他是老闆,媽媽是銀行的幹部,管著好多人,爸爸很高,我舉手只能摸到爸爸的肚子,媽媽很漂亮,她比電視上的好多明星阿姨都漂亮,好多叔叔阿姨都說我和媽媽一樣漂亮。

爸爸媽媽都喜歡我,以前他們每天都陪我做作業,睡覺前給我講故事,爸爸出差,回來會給我帶禮物。可最近爸爸好像不高興,他不給我帶禮物了,他總是不在家,有時侯好晚才回來,媽媽說爸爸又出差了,但我知道媽媽是騙我的,爸爸出差的箱子放在家裡。

媽媽也不高興,她在家總是歎氣,偷偷抹眼淚,有時候晚上我睡覺了,還聽見媽媽一個人偷偷哭鼻子,看到他們不高興我好怕,真希望爸爸能高興起來,媽媽也高興起來,他們高興我就會高興了。」

看完女兒的作文,我的眼睛有點濕潤,我將本子遞給妻子,妻子看著看著就控制不住的流出淚來,突然覺得現在的小孩子太懂事了,大人們總覺得他們還小不會懂,其實孩子的心比我們所想的要敏感得多。

「小峰,你雖然是媽的兒子,媽今天也要好好說說你,現在像琳琳這樣的媳婦那裡去找,又漂亮又溫柔,你常出差不在家,你爸身體不好住醫院,都是琳琳忙前忙後的照料,妞妞也是琳琳一個人帶,她有多辛苦你知道嗎?

現在社會上有一些不良風氣,男人有點錢就去包二奶包小蜜什麼的,我可告訴你,我們家不許,你媽這輩子只認琳琳這一個媳婦,我可當她親女兒看待,你要敢做對不起她的事,我和你爸第一個不饒你。」

我此時真是有苦說不出,難怪老爸對我說那些奇怪的話,原來他們都認為是我在外面亂來,不過拋開其他的不談,妻子確實是個好兒媳,我們結婚以來,她和我家人的相處就十分融洽,她對我爸媽很孝敬,每個週末都要去看望老人,幫著做家務,逢年過節還會帶他們出去旅遊,妻子的身上一點也沒有富家獨生女常有的那種嬌慣任性,反而很懂得照顧尊長,我媽一直對她十分滿意,從沒有說過她那一點不好,妻子也從沒有向我抱怨過我爸媽。

父母對妻子的感情這麼好,也讓我心裡很難受,我真怕爸媽知道了妻子的出軌淫亂,會接受不了事實。

「媽,其實不關峰的事,是我的問題……」妻子低著頭輕聲說。

「琳琳,你不用幫他說好話,媽知道你是好孩子,你有什麼委屈就給媽說,媽給你做主。小峰,我問你,這段時間你跑那去了,天天夜不歸宿,我每次給家裡打電話你都不在,把琳琳一個人丟家裡。」

老媽越說越氣憤,幾乎要指著我鼻子罵了。

「媽,你別冤枉他,真是我的錯,是我……」妻子咬著下唇說。

「好了,爸,媽,我知道錯了,一定注意改正,你們別氣著身體……」

我匆忙打斷了妻子的話,瞪了她一眼,生怕她就要說出實情,妻子也適時地住了口,臉色羞愧的低下頭。

晚上從爸媽家出來,妻子默默地跟在我身後,我媽執意要留下妞妞陪他們過週末,我知道他們真正的用意其實是想製造我和妻子獨處的機會。

「我送你回家吧。」上了車我對妻子說。

妻子點了點頭,一路無話,汽車很快到了我家樓下,妻子卻沒有下車的意思,低著頭思考著什麼,我們之間又陷入了那種尷尬的沈默。

這時空中傳來一陣悠揚的歌聲,是林子祥和葉倩文那首著名的《選擇》,也不知是樓裡那一家播放的

「…………

希望你能愛我到地老到天荒

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

就算一切從來我也不會改變決定

我選擇了你你選擇了我

我一定會愛你到地久到天長

我一定會陪你到海枯到石爛

就算回到從前這仍是我唯一決定

我選擇了你

你選擇了我

這是我們的選擇

…………」

我和妻子都發著愣,這首歌對我們是那樣的熟悉,我們戀愛時,它是我和妻子最喜愛也是點唱最多的歌曲,裡面的歌詞也曾是我們無數的誓言之一。

我不由自主地回憶起從前和妻子在一起點點滴滴,那時她就是我的女神,我迷戀她高雅的氣質,迷戀她如蘭的氣息、迷戀她動人的肉體,迷戀她的一切,她的一顰一笑都能影響我的情緒,讓我患得患失。

我轉頭看了看妻子,她似乎也沈浸在回憶裡,閉著眼卻是淚流滿面。

「很晚了,回去休息吧。」我不忍的說。


「今晚別走了,好嗎?」妻子擦了擦臉上的淚,很小聲地請求我。

看著妻子梨花帶雨般的美麗臉龐,我心裡一軟,再無法說出拒絕的話,輕輕的點頭答應了。

我隨著妻子上樓,打開門後她細心的幫我脫衣換鞋,家裡的一切沒有絲毫改變,仍然是那麼整潔,有一種我熟悉的溫馨味道。

妻子放好了浴缸裡的熱水,遞給我睡衣,我泡在溫暖沁人的熱水裡,紛亂的思緒平靜了許多,想到爸媽今天的談話,想到女兒的作文,甚至想到和妻子戀愛時的往事,我突然發覺放棄並不是那麼容易,有些回憶也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洗浴完躺在臥室的床上,床單被褥妻子都換了全新的,沒一會兒,妻子也從浴室裡出來了,一頭黑亮柔順的長髮濕漉漉地垂散在背後,把她穿的睡裙也浸濕了一片,她一進來就先脫掉了睡衣,全身只著兩件性感的紫色情趣內衣,那兩條蕾絲花邊的胸罩和內褲的布料少的驚人,胸罩只能堪堪遮住乳頭的位置,妻子雪白豐滿的乳房大部分裸露在外,底下的丁字褲更是深深陷進她成熟豐隆的大陰唇裡,只有一小塊比巴掌還小的布料勉強覆蓋前面的陰阜。

妻子在我身旁躺下,一股熟悉的淡淡體香傳入我鼻中,在柔和的燈光照映下,妻子白皙豐腴、修長勻稱的身體充滿了誘惑力,雪白柔嫩的肌膚泛著浴後的紅暈,飽滿堅挺的乳房、纖細平坦的腰腹、渾圓挺翹的豐臀勾勒出一付動人心魄的女體曲線美,一雙雪白圓潤的美腿驚人的修長,腿型秀美勻稱,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

我不由在心裡感歎,妻子儘管已年過三十,並且有過生育,但她的胴體仍是那樣窈窕動人,而且相比她的少女時代,更多出了幾分性感的成熟韻味,能把這樣的大美女騎到胯下肆意姦淫,對每個男人來說應該都是求之不得的吧。

「我已經交了調職的申請,希望轉到其他支行,總行下個月就會回復。」妻子在我身旁輕聲說。

妻子前幾天假滿,已經回去上班了,我知道她告訴我申請調職的事,是想向我表明態度,她會和X濤斷絕關係,至於那份協議書,我和妻子很默契的都沒有提起。

妻子見我沒有回應,小心翼翼的又往我身邊挨近了一點,一隻纖手摸向我的腿間,握住我的陰莖,另一手拂攏了一下自己的秀髮,彎曲身體伏到我的胯間,張嘴含住了我陰莖的龜頭,輕柔的吞吐起來。

我連著深呼吸了幾下,妻子口交的功夫確實不錯,小嘴緊緊含著我的肉棒吮吸,靈巧的舌尖圍著我的龜頭打著圈,讓我舒爽不已,我的陰莖很快在她嘴裡膨脹起來。

我記得剛結婚時,妻子口交的技術非常笨拙,好幾次還不小心咬疼了我,她什麼時候口交技術這麼棒了,好像也是近半年的事吧,我不由惡意的想,這些東西是否也是那個X濤教給她的。

一想到X濤,我心裡面有一種暴虐的情緒開始湧動,我伸手摸到妻子的胸前,扯開她的胸罩,抓住她的一隻乳房狠狠揉捏起來。

「嗯……啊嗯……」妻子含著我的陰莖發出含糊的哼聲,我看見她的眉頭微微皺起,似乎不太適應我對她乳房的淩虐。

我冷冷一笑,又抓住她的另一隻乳房,雙手使勁掐住兩顆開始發硬的乳頭,狠狠地又擰又拉。

「礙…好痛……」妻子終於忍不住了,嘴裡吐出我的陰莖,痛苦的呻吟起來。

我將妻子掀倒在床上,翻身坐起,扯掉她下身那條可憐的丁字褲,雙手分開她的大腿,並將她的一條腿擡起扛在肩上,妻子兩腿大開的仰躺在床,女性最隱秘的私處毫無遮掩的暴露出來。

我雙手扒開妻子的陰唇,低頭仔細研究她的性器構造,妻子羞恥的緊閉著雙眼,臉羞紅得像團火,嘴裡急促的喘息,卻不敢有半點違抗。

雖然以前我也看過妻子的陰部,但那時妻子總不願意我細看,常常害燥的起身把我推到一邊,這一次我卻像個婦科醫生似的,手指不停地扒弄她私處的各個部位,撥開她的每一片陰唇。

妻子的私處有一種淫靡的美,兩片大陰唇很飽滿很肥厚,高高凸起隆成一個圓鼓鼓的肉丘,濃黑細柔的陰毛修剪整齊,覆蓋在陰丘上方,大陰唇間的肉縫已經微微外翻,微露出裡面的小陰唇,兩片小陰唇形狀很漂亮,精緻薄嫩的肉瓣纖美對稱沒有半點褶皺,小陰唇的外緣色澤較深,呈淡淡的黑褐色,但撥開陰唇,小陰唇內側的陰肉仍是迷人的嫩紅色,濕紅小巧的陰道口只有鉛筆粗細,在小陰唇上方交匯的地方,能看見藏在包皮裡微微露出一點頭的粉紅色陰蒂。

「賤貨,被男人操了這麼久,騷屄還這麼漂亮,拿出去賣相不錯啊。」我恨恨的說,腦海裡又出現了幻想,彷彿看見X濤的陰莖插在妻子陰戶裡抽動的景像,怒氣上湧,挺起一根手指捅進她的陰道裡。

「礙…」妻子叫了一聲,陰道裡一陣顫抖,柔軟嬌嫩的肉壁收縮著,竟一下吸住了我的手指。

「賤貨,我讓你好好爽爽。」

我快速的抽動著手指,後來把中指也插了進去,兩隻手指併攏著在妻子體內不停扣弄,同時用拇指按住她的陰蒂揉動。

妻子很快在我的指奸下瀕臨崩潰,她不停的呻吟著,雪白豐滿的屁股在我手指的動作下悸動發顫,到後來她猛地從床上坐起,雙手使勁抓住我的手臂,像要哭了似尖叫起來。

「啊……停……停下……我受不了……饒了我……啊……」妻子一臉羞恥難受的表情,最後全身都顫抖起來。

妻子的哀求沒有讓我放過她,我一隻手緊緊箍住她不停顫抖擺動的纖腰,另一隻手繼續摳挖她的陰道,到後來已是用三根手指扣進她的陰道了,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

妻子漸漸地說不出話來,她張著嘴大聲地喘息著,雙腿緊夾著我的手,身體一陣一陣的哆嗦,我明顯感到她的陰道裡面開始劇烈收縮,四面的屄肉緊壓過來,死死夾住我的手指,我的手指活動一下都困難,我猛地將手指從妻子陰道裡抽出。

「嘩」的一聲水響,只見一大股清亮透明的淫水從妻子肉縫裡噴出,妻子發出一聲貓兒似的尖叫,向後倒在床上,渾身不停地發抖,兩條修長的美腿緊緊併攏著曲在胸前,整個人失控似的在床上扭來扭去,我強行扒開她的雙腿,看見她的陰唇和陰道口都張開了,粉紅色的肉穴顫動著,像尿尿一樣又連續噴出幾股淫水,只不過淫水的量要少一些。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妻子這種表現,她的失禁潮吹讓我又吃驚又衝動,以前我們的性愛還是比較傳統的,雖說不乏激情,但像今天的這種手交卻沒做過,一方面妻子不喜歡男人的手指進入她的陰道,害怕指甲會刮傷陰道的嫩肉,也害怕手上的細菌進入體內,另一方面妻子那時在我心中的地位非常神聖,我不忍心也不可能像剛才那樣玩弄她,她也接受不了這種羞辱性的狎弄。

高潮後的妻子像灘爛泥似的癱軟在床上,她身下的床單濕了一大片,連我的下腹也被她噴出的淫水澆得濕漉漉的,她軟軟的身體還在痙攣,高聳的胸部急促地喘息起伏,帶動兩顆發硬的乳頭兢兢顫動著,嬌美的臉上佈滿高潮的暈紅。

我看著還沈浸在高潮餘韻中的妻子,腦海中不停的出現X濤對她實施性虐待的鏡頭,心中那股想要淩虐她的念頭怎麼也揮散不去,反而愈來愈強烈,我雙手抱住妻子的腰,將她拖到床邊,妻子的身體軟的像沒有骨頭,很順從地被我拖了過來,哆嗦著跪在床邊上,撅起她雪白而豐滿的屁股。

我抓起妻子散亂汗濕的頭髮,低頭在她耳邊低語道:「賤貨,是你先要勾引我的,你可不要後悔。」

我說完走到房間的另一邊,從我的褲子上抽出皮帶,折在一起拿在手上,再轉身向妻子走去……

[完]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露脸交配,藤浦在线视频播放,自拍ckm3u8在线播放,经典 欧美 亚洲-kcnnz88.top